海天的小号

【粉叶】评论中猜对全部衣服的同学给你单独加一份529字特典套装。

瞎78乱写ooc梗。
标题没看懂?那就对了。

一。
    叶修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弯弯的,眉毛上挑,头帘下睫毛轻轻扫过。
    网吧里依旧是熟悉的烟雾缭绕,烟头被电脑屏幕映照得很亮,冬天很冷,但网吧暖气很足,甚至有些闷热,可他仍然套着厚厚的外套,帽子在背后鼓鼓地蓬松着,如果站在他身后,就可以看到一截白得反光的后脖子。
   脆弱,但坚强。

二。
    他的嘴唇,常年叼着烟,形状很性感。
    说话的时候,淡色的唇片分开,牙齿会露出来,又因为烟的关系,张开得不大,想要看见那条气死人的舌头,则需要费一点力气。
    那么当他反骑在椅子上,两臂交叉趴在椅背,微微偏头露出一个只有鼓着脸才会被发现的小小的酒窝,红白相间的外套披在身上,敞开的T恤领口锁骨处沟壑明显。
    屏幕的光打在他后背,发丝微翘,染上些许金黄。
    温柔,让人情不自禁地靠近。

三。
    鼻梁很挺,鼻尖微微有着些粉色,尤其是贴近椒盐罐子,吸入了粉末之后眉头一皱打了个小小的喷嚏。
    他会略带些委屈地把罐子放回去,转身再去研究菜谱,晨起的浅蓝色星星睡衣宽大漏风,那是叶妈妈给买的;腰间则是粉红色带子系上的厨房必备,当他吮着椒盐味的手指弯腰查看鸡蛋的时候,会有一段风情从背后漏出来,运气好的话,还能看到内裤的颜色。
    可爱,想…

四。
    当然,腰也是一个能让人目光紧紧跟随的地方。
    想露出来其实很简单,但被纯黑色布料包裹得严严实实,又被一条皮带勒紧,以至于凸显出了腰之窄臀之翘的线条美,你可以想象到他紧绷着的小腹平滑的弧度,浅蓝色衬衫随意敞开了两个扣子,锁骨之间凹陷出一个性感的小坑,黑色领带安静地垂着,与两侧肩章交相辉映。
    等到你发现他腰间少了一副手铐,而你不再自由时,你就知道,你已经是他的俘虏啦。
   
五。
    他一身低调严谨的灰色坐在会议桌前,领带却是显眼的红色条纹,一颗红宝石碎钻领带夹别在胸前,宣示着主人在此地的绝对优势。
    眼睛在谈判时发着严肃的光,双手交叉放在桌上,左腿叠在右腿上翘起,锃亮的皮鞋灰袜之上脚踝处骨节分明细瘦。协议夹子随意摊开,又被微风吹起几页,对面的人觉出自己的渺小,张口结舌,几十个亿的投资就这么被轻松签下。

六。
    学校的深红色制服穿在普通人身上有时会显得臃肿拖沓,男孩踩着一双白鞋走在清晨的上学路上却总是显出别样的静谧来,早起还没有完全服帖的软发翘在额前,少年嘴里咬着吸管,有时候抬脚蹦跳两下,粼粼的水坑反射出闪亮亮的倒影。
    他身后,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红色衣服的男孩追了上来,气呼呼地揪了一把叶修的红领巾:“哥哥你怎么又不等我!妈妈让我把捐给边区的书带上啦!”
    “好好好,”叶修被勒得喘了口气,漫不经心地敷衍着,却又补上一句:“我帮你拎吧。”

七。
    银色的沙滩,宽阔的海浪,在一切还处于黑暗之中的时候,只能听得见海水拍打的声音,潮声一阵接一阵,男孩细白的脚趾在银沙上印出一串足迹。
    接着,太阳升起了,海天相交处猛地冒出一条金线,金色渐渐变厚,然后是明亮的火红色升起了,冉冉的,越来越亮,那红彤彤的太阳在瞬间跃出云层,无数道霞光万丈照在那人抽条的身上,使他整个人也闪闪发光起来,挺直的脊背上蝴蝶骨突出,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双翅膀挣出来,他的路还很长,他遥望着的地方就是他的梦想。

八。
    很少有人能看到叶修冷漠的一面,对于兴欣的众人来说,或许就是他踩着月光而来,黑色的长款外套被镀了一层光辉的银,浑身上下唯一的暖色或许是嘴角随意叼着的烟头,忽明忽暗的火光投映在他眼中,变成血腥的高光。
    他开枪的时候,万物是静止的,没有人能躲得过他的一枪,没人在他开枪的时候还动弹得了,天生属于血和火的人脚下踩着无数失败者爬上死人堆的最上层,新的死人瞪大了眼睛,脑壳炸开,血浆飞溅,叶修长而紧的皮靴踢开他的手,手心里攥着的芯片掉出来,被他轻轻碾碎。
    顺便碾碎的还有一个烟头。
    每杀死一个人身边就会留下一个烟头,那是他的习惯,杀人从来明目张胆,他不怕报复,没有人敢报复。

九。
    他穿白色,睫毛抬起的时候一脸无辜,浅樱色的嘴唇尝起来甜而不腻,再往后仰头,喉结的弧度沙哑且性感。
    他颈子上绑着白色蕾丝带子,如同手腕和脚腕上一样镶了珍珠,同色的上衣衬衫过长几乎盖住了屁股,他抬手,袖子里伸出半截手指,比珍珠还纯粹的粉白色,灵活地转着针管,那其中粉红色的润滑液荡漾出些许乳白色泡沫。
    没有短裤或短裙穿,只随便翻了件白色蕾丝珍珠内裤出来,衬衫下遮不住的风情在两腿微张时完全显露,一颗颗珠子在活动时磨着嫩肉,是邀请,或许也是引诱。

十。
    他的一半由机械制成。
    但谁也别想控制他,他的脑子只属于他自己。
    参战时,他会跳进巨大威武的机器里,他是最好的制造师,也是最好的战斗者,作为军团长,他却总是冲在一线,嘴唇紧抿,血色染红。
    金色眼睛是血统,天生上位的领导力和统帅力,红色眼睛是程序,一个天才的脑子,最强的战术大师,他是王者,异瞳的王者,目光所及,灰飞烟灭。

十一。
    作为童话中的人物,叶修总是不满于自己半透明的粉红色翅膀,尽管那上面金闪闪的磷粉让他成为最漂亮的一个。
    漂亮带来的麻烦是追求者甚多,他倒是不介意有人天天上赶着把花蜜献给自己,但是麻烦先搞清楚性别好不好他是雄的,雄的!
    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他腰上没有绑着粉红色风铃花的花瓣,脚上没有踩着浅绿色花萼小靴子,脖子上也没有带着漂亮的金色小铃铛的话,也许还能有些说服力。
    当然啦,他的追求者们这样想道,如果全身都泡在蜂蜜里面,就更甜啦。

十二。
    纹身的时候,总是有一点疼的,通常客人们会向好脾气的纹身师抱怨,也有的会超凶地说你是不是技术不好。
    这种情况纹身师早已游刃有余,微微一笑拇指捻捻针管,白色的褂子一翩,又继续工作起来。
    纹身师有位常客,每半年来纹个小东西,暗示意味明显,比如这一次,他要求在锁骨上纹一片叶子。
    纹身师依旧微笑,他照做了,叶子很小,但精致,纹路清晰。因为姿势的问题,两个人离得很近,那人轻轻用手指碰碰纹身师圆润的耳垂,朝耳蜗里面吹了口热气,你给自己纹过吗?
    当然。纹身师答道,在左边大腿内侧,纹了一个结婚证。

十三。
    聚光灯很热,耀花了粉丝的眼,红色和金色交相辉映,叶修吊了威亚从天而降,墨镜摘下丢在一旁,额前黑发挑染了一缕大红,难得张扬。
    尖叫声此起彼伏,但叶修一向是懒得跳舞的,他跟着音乐随意扭了两下,短款的紧身上衣露出性感的半截腰身,汗珠抖落,皮裤紧紧包裹翘臀,两条白腿明目张胆地蹦跳,仿佛对一身吸引力毫不自知。
    他微博同样地懒,偶尔一段带着烟嗓的性感语音,或一截炫耀手速的钢琴曲,最多的反而是游戏直播,粉丝一直百思不得其解,为何他喜欢用女号。
    经纪人陈果露出渐渐变态的微笑。

十四。
    赤袍微落,亵衣半脱,碧簪碎,乌云散,墨发如瀑垂至床头,香肩玉润,粉唇轻勾,胭脂眼角上挑。
    倏然一双狐耳冒出,灵动异常,间白细绒,遇声则立。窄腰半拧,玉腿探出,踝处红铃叮当作响。两腿间狐尾拍打,又摇晃撩骚,捏之则有嘤咛喘息不断。
    有万种风情,千种媚态,百种妖娆。
    直叫那帝王丢了铠甲,扔了江山,弃了早朝。

十五。
    悠悠的海浪。
    涨潮了。
    有一个身形以一种奇异的速度闪现在礁石上,浪花翻滚,白沫四溅,接着歌声响起了,粉红色的歌声搅拌着魅惑徘徊在银滩,蛊惑着迷途的船员不由自主地亲近。
    那身形渐渐清晰了,炫丽的金红色鳞片在月下闪闪发光,水珠挂在身上又飘逸地滑落,身量细瘦,锁骨突出,胸前两颗樱红色与鱼尾一样诱人沉沦。
    海风腥咸,舒缓的音符拉扯着一个个灵魂自甘堕落,当一切归于沉寂,月亮被乌云遮挡,他便一拍鱼尾,消隐在层层的波浪当中。

十六。
    他是影子。觅着血腥气,驻留在角落的阴影里,黑色长袍包裹全身,高立的影子挡住了嘴角冷笑露出的尖利牙齿。
    月出云时,远方密林传来高亢的狼嚎,变形的怪物们开始集结,天边的乌云又被血气映得猩红。
    是时候出发了,永生不死的伯爵舔了舔嘴唇,月光颤巍巍地投在他身上,照亮胸前银制的十字架。
    它的主人正是他要复仇的对象。

十七。
    鹿之角,蛇之身,鱼之鳞。鹰之爪,狮之首,鳄之唇。
    碧袍九龙齐飞金丝绣线,两袖轻盈薄纱翩飞,内衫纯白金红两色勾边。头戴翡翠紫金流苏冠,腰缠黛色碧玉金镶龙纹带,脚踩双龙飞云瑞气靴。手里一柄翡翠乌黑老烟杆,指尖是青金龙气秘文绕,眼里竖瞳碎金银星闪。
    端的是四海之祖五湖之宗,八河九川之神脉,掌着十洲百地之雨,千家万户之福,岁岁年年保平安。

十八。
    他不喝酒,这很正常,有人问那你怎么知道自己调的酒好不好喝?
    他暗红色的燕尾服在他趴在吧台上时翘起一个纯洁的弧度,杯中红金渐变的液体摇晃着灯光,他只是微笑。
    有人猜那酒里有樱桃;有人说是朗姆;还有的说是血和草莓。
    不。更多的人反驳道,叶修尝起来就是草莓味的。
    不。叶修回答道,是草莓尝起来是我的味道。

十九。
    那女孩哭泣的时候,他降临了,将白皙好看的手伸向她,帮她重新站起来。
    那男人掉下去的时候,他降临了,揪住他的袖子不放,直到男人涕泗横流地说我悔过了。
    那老人要跳的时候,他降临了,在海边,在灯塔上,光明是他的翅膀,温柔和善良作为纯白的羽毛,老人额前生出黑色的角,血红的双眼瞪他,魔鬼说,不要试图拯救一个魔鬼。
    恰恰相反。六翼的神子又露出他招牌的笑来,心所在处,地狱也是天堂。

二十。
    🍃🍁3⃣👑🎉✨
    🍃🔥3⃣7⃣🏆🎆
    🍃🇨🇳1⃣🏆🎉👑

二十一。
    尖叫声排山倒海翻江。
    二十一岁的叶修举起奖杯,此时此刻,荣耀是属于他的,未来也是他的,而欢呼声所叫喊出的却不是他的名字。
    没有关系。
    二十一岁的叶修脸侧还挂着汗珠,灯光投在他发亮的眼睛里,刚刚长成个大人的模样,却已经熟练地带着队员向观众挥手致意了,他不知道他未来将面对的数年之久的寒冬,也不知道等到再次站到巅峰将付出怎样的代价,此刻,他心里想着,没有关系。
 
    我会战胜一切,因为我热爱这一切,而没有人能阻挡我奔向梦想的迢迢长路。
    即使是我自己也不行。






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就是吹个叶。
衣服/play/AU/paro随便怎么说说对了就行
嗯嗯嗯
再祝叶叶生日快乐。

评论(12)
热度(134)

© 殁舞海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